出国留学须知
出国留学: Once you arrive

外国同学:不是朋友,还可以是对手

作者
100

听多了很多留学生和外国同学成为挚友的感人故事之后,我要讲一个泼冷水的故事。

留学英国的第一堂课,在走进教室之前,心里是有点期待的。我一直很想了解欧洲的历史,但是买的书一直是开开合合,始终没有认真临幸过。我琢磨着这门政治课怎么也能强塞点相关的知识进去,毕竟在政治学里,历史学读物是很多定性研究绕不开的时代背景。

考核分成三部分,论文,辩论,小组作业分成不同的比例,每周老师还会在周四的晚上鼓励大家带上爆米花去放映室看跟讲课主题相关的影片。虽然比其他课程复杂,但是每一个部分都让我想大声呼喊“好想这么做!”

因为像我这种电视养大的孩子,憧憬着出国上课,能够慷慨激昂地在一众外国同胞面前侃侃而谈,极大的展示雄辩的一面,扬我大中国国威,同时享受最智慧激情碰撞的火花,而这门课会有蛮多英国本土学生,实在是理想中的外国课堂该有的标配。

按道理来说,我应该非常享受,还能交到几个好朋友。

但是,现实就是不按剧本走。

我还记得,在那个阳光明媚的下午,我满心欢喜,妥妥儿的把我星球大战的新本子放进书包,换好我的小笔芯儿,喂饱我的电脑,背着我粉红的小书包,以嘴里挂着一个衣架的标准笑容,哼着太阳公公早蹦蹦跳跳飞向教室,刚到门口,发呆了30秒的我,硬是被深吸一口气把笑容堵在了脸上,对是堵,就是那种预备“笑”,然后突然离线的样子。

教室里大概12,3个人左右,蓝色的课桌分成两拨在教室的两侧,的确是有挺多外国学生,几个中国学生恰好都是我们院的。只是,中间的小过道跟楚河汉界一样把那群外国学生和我们这几个中国学生分开了,对,他们在抱团,自己颜色的跟自己坐。明明还没上课,两拨人也没见的有任何交流。

这可不是好兆头,看来不是很能聊的那种,下课了我去搭讪,也是一点都不自然,我很耐心的安慰自己到,没关系,第一次上课嘛,可能不熟,没准儿下回就好了。

这个想法破碎在一次辩论。

我和一个英国女生辩论的议题是:EU-NATO(欧盟和北约)的关系的是荒谬的,我本打算很有礼貌的让对方选,反正我觉得我说哪一方都可以。我还没来得及吭声,她就马上说她选不是荒谬的那一方。这么不客气,我当下就哼了出来。

她背书一样的说了一下欧盟的组成,下面老跟她玩儿一起的那个英国的魁梧壮硕男就傲慢地鼓掌说:Good job。我当时白眼翻到天际线了。坦白说,她只有参考文献还挺严谨的,但观点中规中矩。大概是说在非洲做了公益,有美国爸爸保护着发展经济很实在。

轮到我了,我的论据第一是因为这两个分别是经济组织和军事同盟,性质不一样。二,北约是冷战的产物,当年对立的华约已经消失,但是北约还照样存在,还在扩张,这是对全世界其他国家的威胁。证据就是Article5,根本就不利于世界和平。例证了很多他们的军事同盟在中东利用无人机伤害的平民百姓,给中东造成的权利真空。

待我滔滔不绝,瀑布泄洪般的指点江山之后,那个魁梧健硕男举手要反对我,我抿着脸上的笑容看着他示意让他说,他坐在那儿趾高气昂地说:但是那些战争打击的很多目标是恐怖分子,所以你刚刚的指控不正确。

我当时那一秒钟幻想了千千万万种把他扔出去的想法,但是我还是扯着那无比难看的笑容耐心的说:你们联合起来看谁不顺眼干谁,仗着第5条约,得罪一个等于得罪你们几十个。这是不是霸陵哦?而且恐怖分子你也不看看是什么原因造成的?所以你们就有权利去代表全世界人民行使正义,搭上平民百姓的生命?

这次辩论是彻底把我想跟这些人做朋友的想法给撕裂了,后来投票的时候,他们那边的那几个都投自己人,我们这边的投我,几次下来这样的偏袒很让人生气,连导师都说你们也太明显了,我就等着他辩论的时候彻头彻尾的反对他。

放完假期回来总算是他讲了,他说的那期题目是联合国的保护责任制,他又是一副鼻子翘上天的样子,我们要拯救万民于水火之中,卢旺达大屠杀就是反例子,告诉我们在必要时可以干扰和动用武力。

我愤怒的复仇小种子燃得我像个好斗的小公鸡,我兴奋地一条一条写着我要反驳他的点,我甚至感觉得出那每一个字都像一个个小辣椒带着饱满的情绪。

他一说完,我就开始开炮,我说很多大问题都是特殊独立的,像大屠杀那样的情况干涉是逼不得已的,但是如果以一个例子做出一个概括其他问题的决策,这是reckless。所有的问题的发生和解决都在一个系统里面,很多当地的政府和地方问题是有一套运行机制的,如果把这个当成借口去左右别人的政治,是危险不恰当的。比如英国前段时间大量报道香港的雨伞革命,英国媒体根本不了解人家的政治调整系统就乱指示一通。

他说:那你们应该要给他们自由民主选举,不该操控。

真好笑,我说:都这么闹了还不自由民主?你怎么知道闹的人就没有算计?就你一句自由民主能概括我们的情况?真是自大啊。

他没接话了,但所有人都感觉到了火药味,连爱看热闹的niki也叫停出来总结。

就这样,那个魁梧健硕男成了我课堂上的对手,只要我讲什么他肯定要搅和一下,他讲什么我也要质问两句。不要以为故事的结尾就是我们彼此欣赏成了朋友,并不,事实是每次辩论的最后投票,他们还是只投他们的人,之后我们也开始只投我们的人。有可能政治问题的争论在两个制度下的人之间永远没有赢家。

现在想想,这些日子里,我真的是干劲十足,活力无限。我有很尽力的学习,因为我一次都不想输给他。那种源源不断被激起的好胜心让我在短短的时间里了解了很多我不曾知道的欧洲相关的知识。之后看一些新闻就没有那么无感和不关我的事了,觉得有什么东西链接起来了一样。

细想我这次这么好斗的原因,想起丁俊晖曾说一看到英国人就想着一定要打败他们,就恶狠狠就想打败他们。我一碰到这种课堂上的较量,我感觉我也是这样。只能说我们这一代对于历史还是有反应的,想起郁达夫那篇沉沦,我们不愿意以那种既愤怒又懦弱的姿态示人,虽然个体是独立特别的,但是出了国门在其他人眼里,代表的就是这个集体。

所以说,请充分理解不是所有外国人都是友好开朗好好人,遇到观点偏激骄傲的,对立也没什么关系,不要害怕交流上的冲撞,也不一定是坏事,可能还会更加认识自己。跟这个不同文化下的魁梧健硕男的比拼,还有我那些自然而然的情绪,我才知道我原来还是这么old school的!开始有的同学那种有点嘲讽式说我是爱国份子会让我有点尴尬,之后我就越来越自如了,管他呢,我这么干可开心了。

 

搜索专业课程

选择留学目的地
学位*
关于作者

两年前决定到传言中的西方去寻找自由主义精髓,激情满满竞选学生代表,参加游行到大街上高喊打倒梅姥姥。跑去法国没带证件,一个人在巴黎迅速交到新朋友蹭吃蹭住,在蒙马特喝着啤酒看着演出跟身边随便谁谁唠嗑儿。虽然我还是没有找到自由主义的精髓,但是这事儿好像急不得。一个不记得是谁的哲人说过人生的每一步都会影响你成为什么样的人,那么,我想织成一床百家被!